维多利亚的旧梦与新颜 Featured

BC省首府维多利亚就像镶嵌在温哥华南端太平洋上的一颗宝石,精致华美。从温哥华乘坐渡轮吹着海风、赏着美景,半小时后,就抵达这岛上之城维多利亚。

 

  

相较盛名之下的宜居城市温哥华来说,仅有30万人口、偏安一隅的维多利亚更显沉静安逸。而这小而美的城却曾承载无数华人劳工的梦想,就在百多年前,他们从中国沿海出发,几个月的航行后,到此登陆,开启一段悲苦辛酸的逐梦之旅。

 

维多利亚的唐人街记录了那段希望与黑暗并存的历史。

 

 

早在1858年开埠的维多利亚唐人街,是加拿大最古老也是至今保留最完整的华埠,它在加拿大漫长的华侨历史和华裔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一页。

 

当踏上这条已经一百六十多岁的唐人街,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一百多年前方得法曾居住的街道,他在这里努力赚钱讨生活,他也在这里寄存对家乡绵延不绝的思念,他在这里守护着与家人团聚的梦想,却也最终梦碎他乡。

 

方得法是旅加作家张翎的小说《金山》中的主人公,他代表着无数曾在维多利亚唐人街生活过的华人劳工们。

 

 

 

这条唐人街也就几百米长,但一步一故事,我随同维多利亚华侨联谊会主席陈秉生先生从一处壁画走起,画上描绘着身着清朝服饰的一家人,陈先生告诉我说,画中的主人公叫李梦九,他于1899年创办加拿大首所中文学校。

 

 

这所中式建筑风格的学校如今依然屹立在街的对面,见证着这条街的沧桑变迁。

 

 

这所中文学校如今的校长是吴紫云,她是第24任校长,也是迄今唯一的一位女校长。吴校长是在抚养四个孩子长大懂事后,才来到这所学校任教的,但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在学校走廊的墙上,孩子们用繁体字书写的大幅《木兰辞》十分醒目,教室前面的墙上张贴着一排孩子们画的学校外观图。沿着挂有黑白老照片的楼梯上到三楼,是一间别有洞天的老屋,它收纳的是历史,老屋的墙壁上挂有颜色斑驳的牌匾,其中有清朝光绪年间写的会其有极,意为汇聚有才能的人。

 

 

已快到退休年龄的吴校长走多了路,腿就会疼,但她仍然在老伴的搀扶下陪我们沿着唐人街慢慢向前走。在临近街中央的一侧街道上,另一幅壁画再次吸引我们驻足,画中描绘着早期唐人街的图景,身着旧时服饰的人们行走在两侧是洗衣铺、小吃店的街头。这幅画让我想起方得法曾在唐人街开的竹喧洗衣行,当年修完太平洋铁路回到唐人街生活的方得法,就靠着小小洗衣铺养家糊口。

 

 

在世界很多城市的唐人街都有中式牌楼作为地标,维多利亚的这条唐人街也不例外,牌楼就立在街中央。这个名为同济门的牌楼是几年前当地华人和苏州市政府共同出资修建的。吴校长特意带着我们找到镌刻在牌楼底座上的她和家人的名字。

 

 

在离牌楼不远处的街道一侧,我们见到一个不规则的方形纪念碑,它并不高大,意义却非同小可。两年前,BC省长贺谨在这个纪念碑的揭幕仪式上,肯定华裔在当年兴建加拿大太平洋铁路时所做出的贡献,并再次就过去省府歧视华人所制定的政策,向华社正式道歉。石碑上清楚写明,省议会一致做出道歉。虽然这是一份迟到了百年的道歉,却也仍然值得铭记和镌刻。

 

                                                                                

 

在1881年至1885年之间,约又一万七千名中国劳工沿着BC省修筑铁路,每天的工资仅有一加元,仅为其它族裔劳工的一半。他们在恶劣的环境及不合理的待遇下像奴隶一样工作,有六百多名中国劳工甚至为此献出生命。1883年初,当工作完成后,冷酷无情的老板们将华工就地解雇。失业的他们精疲力竭、身无分文,沮丧而绝望。而未来等待他们的却是更多的不公与歧视。

 

1885年,加拿大国会首次通过人头税法案,并剥夺华人选举权。1903年,国会通过决议将人头税提高至500元。1923年,排华法公布,禁止华人入境,大批华人家庭被分隔在大洋两岸。对于许多华人来说,那是不堪回首的伤痛往事。

 

 

那时的华人只能生活在唐人街,苦闷的男人们于是在夜晚相约走入唐人街的街中街番摊,在这条狭窄闭塞的小道里,男人们聚集在一起打牌、抽鸦片,排解心中的苦闷。

 

 

如今,无论是在番摊还是整条唐人街上,华人铺头已所剩不多,代之以西人开的纪念品商店和咖啡店。

 

                                                                          

 

陈先生指着街对面的晋美海鲜酒楼说,那是他年轻时曾打工的中餐厅,就在几十年前,还有西人吃完饭不付钱就扬长而去。

 

所以,那时以及之前,许多华人都加入了洪门。洪门民治党于1876年在加拿大创立,当时全国有超过60个洪门组织,共有会员逾万人,是当时华人社区最大的组织,负有为华人争取在政治和福利上权益的责任。

 

 

从一家中餐厅旁并不起眼的入口处上去,就是如今洪门几百平米的办公室,悬挂在墙上的一幅幅黑白照片、泛黄的汇票记录着这个组织的历史风霜。

 

洪门民治党现任主委马奕伦向我们讲起百年前,洪门为来这里宣讲共和理想的孙文先生捐资的事情。他的讲述让我想起方得法的儿子方锦山满腔热血捐出自己所有储蓄的故事。

 

                                                                         

 

在小说《金山》中,一心要绵延香火的方家人最后的继承人只剩一个不太会讲中文的混血后代方延龄。陈先生介绍说,当年那些铁路华工的后人,今时今日已经完全融入人海中,不知所踪。一些华人面孔的年轻人,也只是在爸爸妈妈请他们来唐人街吃饭时,才会偶尔光顾这条街。

 

 

这情形听起来让人有些伤感,因为唐人街已经不完全属于唐人,但这也似乎正是方得法他们当年的心愿之一,那就是希望自己的后人在这里真正落地生根。而背井离乡生活卑微的他们的另一个心愿就是祖国繁荣富强。

 

 

就在这条唐人街的尽头,举目望去,是一座新修建的高架桥,陈先生说,这桥的钢材全部来自中国。

 

 

推荐收听:

壁画绘成历史,车船慢慢游,舍布鲁克带你找到俗世天堂

当我从多伦多回望北京城

愿望的生长方式

这些年我终于明白,幸福的真相并非岁月静好

济南的冬天

布宜诺斯艾利斯:世界尽头的混搭都会

我们的生活从不需要假如

那久远的真实故事让我学会珍惜

看了这留传千年的家训,你会少走很多弯路

我将加拿大最美的秋天故事讲给你听

你爱的美食会告诉别人你是谁

当下的力量等能改变人生的书

普通读者的混搭式读书

 

 

紫娟,资深媒体人,现居加拿大。香港中文大学毕业,曾任职香港亚视,现是多伦多FM105.9的主持人,欧美同学会旗下《留学生》杂志专栏作者。也是付费知识平台“在行”百单行家,开设“如何提高表达能力”等话题,获海内外学员高分好评。

 

在此为你读书,也与你分享北京、香港、加拿大一路走来的见闻。

欢迎大家加紫娟个人微信号36264117,加入听友群

 

小红书、微博@紫娟边走边录

您的转发是对紫娟最大的支持,谢谢你。